军嫂也有军装梦

发表于2019-07-01 分类:365bet 浏览次数:141次

  中新网新疆新闻5月5日电(裴建峰 王子阳)“怎么要嫁个边防军人?”前些年,何园园在闺蜜面前提起要跟陈国利结婚时,大家都嚷了起来。今年,何园园回家朋友聚会,亲朋们都发出感叹,“十几年过去了,还是你活得明白,能坚持追逐自己的梦想。”

  不能成为军人,那就成为一名军嫂

  “舅舅,我长大了也想穿上跟你一样的衣服。”何园园拿着工程兵舅舅潘晋给她买的玩具枪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“因为近视没参上军,但今天嫁给你,我也算是间接穿上了心爱的军装!”何园园一脸幸福的依偎着陈国利,摩挲着亲手熨烫过的军装。

  “中华儿女多奇志,不爱红装爱武装。”十五年前的冬天,大学二年级的何圆圆被英姿飒爽的陈国利所吸引。

  地处边疆,隔着两个小时的时差谈恋爱实属不易,只有每周六的晚点名后一个小时可以通过电话传递相思,军校配备的是插卡座机,有时排队半个小时,也说不上五分钟就因为熄灯挂掉了。

  相恋五年,见面5次,多少次抱着手机就为了等待国利的一个电话,再经历一周的漫长思恋。因为珍惜,所以珍贵。

  “因为军装,我爱上了你爸爸;因为你爸爸,所以我更懂了为啥我那么喜欢那身绿军装。”何园园在床边哄女儿睡觉时讲起了他们的故事。

  不能冲锋陷阵,那就保他后方无忧

  从幼儿园到唐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有半小时的车程,每天下班后先去接上4岁的女儿,然后去医院给病重的公公送饭,让照顾一天的婆婆能够休息一会。“你女儿对你真好,要不是她悉心照顾,你康复的肯定没有这么快。”同病房的人给陈国利的父亲直夸何园园。

  每周七天,一连六周, 几经波折。“这是你公公的病危通知书,身体左半边的血管都不流通了,你还在抗什么?”“我不想让他分心,但是我又怕他事后责怪我,他回来也只是跟着一起担心,他又不是医生。” 陈国利父亲病发的第六周,奇迹出现了,身体逐渐向好,脱离了危险。

  军嫂的苦很多,眼里有爱,心中有国,雨后的彩虹也会很美。

  “我没事,听,宝宝也乖着呢!”何园园将手机贴向自己怀孕八个月的肚子……结束了十几分钟的通话,何园园熟练的拿起一根铁杆子,吃力的弯下腰通起了堵塞的下水管道。“军人就是应该保家卫国嘛,对我来说,让他保卫大家安居乐业比较重要。”何园园笑着说。

  不能守边卫国,那就为老百姓做实事

  走进何园园的家中,简单的鞋架上分了两个阵营。顶上一层是三双几乎崭新高跟鞋,下面两层则是七八双平底鞋,大多数是磨破了皮,有一双鞋头的胶也脱掉了。

  柯坪是古“丝绸之路”上的骆驼之乡,但是,“路差便车少,走访全靠脚。”何园园追随丈夫考上新疆公务员后负责乡里面的走访工作,周围的八个村子中,近的有三五公里,远的有四十公里。工作五年,走了5760公里,相当于半个长征。

  “亚克西,克孜木(很棒,我的女儿)”艾拉克•阿比提笑着对乡亲们说道。老人已经80岁了,患有白内障,青光眼,肺上也有顽疾,何圆圆每周都给阿比提一家送去粮食、水果、生活用品,帮助他解决生活上的困难。

  “从海滨城市到大漠戈壁,放弃内地公务员的优厚条件,更加艰巨的工作压力,这么辛苦,你不觉得亏吗?”记者在回县的车上给何园园算了算账。

  “说不辛苦是假的,刚开始也很不适应与老家的落差。”何园园略作思量,“对我来说,生活不全是为了物质上过得更好,我丈夫也是在守卫边疆,这里的老乡也需要我,我也能干更多实事。”